渣馬的感想

渣馬曲終人散,身邊親友不乏樂在其中者,面書更可見各式各樣的自拍分享,當中印象較深刻者,莫過於曾運動創傷者能康復並參與其中。其難能可貴之處是患者能堅持訓練,最終突破自己的心理陰影及體能局限,重返運動賽事。據聞甚至雙目失明者,在領跑員協助下亦順利完成比賽,可見不同殘障程度健兒能參與盛事,殘而不廢。

其實現時國際對身心疾病或傷患的分類都是以ICIDH編碼作標準,其中I、D、H分別指Impairment損傷、Disability能力及Handicap社會功能。

在臨床診療中,醫護人員會在IDH各個層面考慮傷患對患者的影響。舉膝關節前十字韌帶撕裂例子說明,患者手術後膝關節仍水腫,屈伸活動幅度受限,這是患者傷患位置的Impairment;膝關節因腫痛及屈伸不能,步行功能障礙,這是Disability功能方面的影響;若患者因膝傷患須休養,未能工作或重返運動比賽,影響在社會中的角色功能,這則是Handicap層面的影響。

IDH從多角度了解傷患或疾病的影響,從而協助釐定不同的層面康復及協助。例如上述例子西醫作韌帶修復手術,護士傷口護理,物理治療作紓緩術後症狀及運動訓練。各領域醫療人員協同合作,幫助患者從患處生理,功能,或社會功能角色等層面康復。

但假若傷患嚴重,患者留有後遺症,醫療人員仍會盡力協助,例如使用矯型器具等,讓傷患位置能正常發揮功能。

渣馬順利落幕,從中明白人生不免經歷各種的傷患困難,醫護人員有緣參與其中,從各個康復的故事中亦有所領悟得着。勉勵只要曾經努力練習,無論從中流了多少汗與淚,在馬拉松衝綫一刻,你是真的做得到,你是值得這份光榮!

撰文 : 盧文健 物理治療師、註冊中醫師

欄名 : 理療感悟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